您现在的位置:广厦学院 >> 校园文化>> 文学荟萃 >> 正文内容
书香为伴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 

我很庆幸,与我生命联系最密切的,是书。

    若定要让我选择出一个旅游的处所,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在书里漫游。因为这是心灵的世界,不受季节、路程、时间等外界因素的干扰与约束,只要心向往之,便无望而不达。

    许多个夜晚,每当外面的喧嚣沉寂,我内心的波澜便会涌起。柔和的灯光,透着淡香的书页,小小黑黑的方块字,都从静止中活跃起来,眼光所到之处,那些文字或站立、或舞蹈,都与我心灵的节奏应和。

    我一直钟爱秋雨先生的《文化苦旅》,流连忘返于那一处处风景名胜与历史古迹。作者运其妙笔,以干净漂亮的散文组合,使它们成了一篇篇让炎黄子孙惊醒的文章,如歌一样的文字,慢慢地流淌成生命的长河,这是一部行者用心走出来的书,每一个词句都不是杜撰,每一步都深深地陷在泥里,仿佛要永远在历史上打下烙印,一路沉重。在落日熔金、残阳如血里,走进敦煌,走进这座屹立千年的艺术殿堂。是的,这不是看死了千年的标本,而是看活了千年的生命。在这里,有蔚彼如兰的古代艺术,那风流荣耀的中华旧梦,那长风如云的历史画面,那梦痕依稀的岁月淘洗,那万年庇荫的锦绣华章——作品中流露的那种悲哀、遗憾与无奈,读来让人情不自禁地随作者一起感慨。我平生第一次被历史的沧桑感包围,从敦煌石窟到都江堰,再到江南水乡,这不仅是一次文化旅行,也是一次历史的游历,更是一次心灵的洗礼。“对历史的多情总会加重对人生的负担”,这是作者的感叹。啊,在文化长河里苦苦跋涉,留下的是历史的沧桑和厚重,叹息与哀伤,激励与张扬,带给我以无尽的思考……

    “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雁渡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。”这是《菜根谭》里的句子。仿佛在山间有风拂过深绿的竹林,有淡泊的雁斜飞过同样深翠的潭,当一切重新恢复到宁静的时候,竹依旧直直挺立,潭仍旧碧碧无纹。

    如此的美境:抚疏的竹,在被湿和的风温柔过后,终于在一片生长的活泼间,亦慢慢有了根部沉着深绿的渐染;清澈的潭,在被雁儿的翅膀轻轻掠过以后,亦渐渐有了微笑的心澜。我知道自己也该如此度过一生。有人说:我思,故我在。但对于我,一个平凡的少年来说,却应当是:我梦想,故我在。所以,我让自己的身活得宁静,如抚疏的竹,让自己的心养得淡泊,如清澈的潭。因为只有如此,方能逐梦求真。

    竹不留声,潭不留影。它教会我包容而简单地待人处事。是啊,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,有些必须面对,必须处理,当然也必须穿越。所有的坎坷都能包容,所有的不幸都能将它看得简单。那么,事情来了,无所畏惧,事情过去了,心里还是一片海阔天空。海纳百川,因为包容,所以不拘小节;清月当空,因为简单,所以远离繁琐。我想,我就是这如海般旷达的少年,如月般简单的追梦人。

    时光就这样伴随着文字,在我的身边静静地流淌。因为读书,我的生命就像那圣洁的夏之花,明媚而不忧伤,绚烂而不张扬。阅读,让我拥有一份淡泊与从容,一份优雅与气度,一份快乐与幸福,一份永远不会“年与时驰,意于岁月,遂成枯落”的美丽。

    啊,看历史,看经典,看自己喜欢的各种文字;品《楚辞》,品《史记》,品《唐诗与宋词》;诵张爱玲,诵石评梅,诵徐志摩, 诵国平与树人;读培根,读契科夫,读马克·吐温……从古到今,由中而外,我不知道什么书不可读,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可读,只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离不开书。或许是随手翻看,譬如拿起《诗经》,从中间一页读起,今天是《蒹葭》,明天或许是《击鼓》,再后来可能就是《子衿》了。就这样边读边吟,边背边品,乐在其中;亦或许是细细品读,一本《野草》,每读每悟,采用的是五柳先生“不求甚解“的读书法,不求参悟,不求功利,只求自娱怡情。

    夜晚,月色正好。从书店门口走出,我叫了辆摩托三轮飞速回家,两旁的行道树如离弦之箭般后退,将月光大把大把甩在身后,而前面还是无尽的月色,像一大段一大段的轻纱绸缎,在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肆意铺展;又似婀娜多姿的舞女,在为我展现一舞倾城的风采。

    啊,江山风月,本无常主。此刻我终于明白:原来,不必万水千山踏遍,清风吹拂、明月朗照,胸中就已藏万壑诗情;原来,当心灵拂去俗世的喧嚣,内心便可拥有江上的清风与山间的明月。

    啊,感谢造物主,这位生命的启蒙老师,赋予我聪明与灵性,让我的生命如夏花,在阳光最饱满的季节绽放!

我于书香的天空下,默数着属于自己的美……


作者:陈伟康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1日
上一篇: 广院花海正式上线[ 03-14 ]
下一篇: 念情赋[ 05-08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