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广厦学院 >> 媒体中心>> 媒体聚焦 >> 正文内容
【东阳日报】72天横跨7省超8000公里 大学生乐做 骑行“安徒生”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 

    □记者 胡扬辉 通讯员 包筱玲 蔡丹琳

    大学两年,安坤已骑单车穿越了30个城市,超1万公里路程。

    临近实习期,他给自己安排了一场特别的毕业旅行——72天横跨7省超8000公里。

    1997年出生的安坤说,既要读万卷书,也要行万里路,他要做骑行路上的“安徒生”。

    “安徒生”是安坤的网名,它有多重含义:“坤”字拆解成土、申,谐音“徒生”。安坤说,安徒生非常喜欢旅行,他的许多书也都关于旅行,还有一句名言“旅行即是生活”。做骑行路上的“安徒生”,安坤用单车、双脚,书写自己的骑行“童话”。

    安坤对骑行的热爱始于高中时期,曾参加过秦岭爬坡赛等大型骑行活动。上大学后,他加入了广厦学院骑行社,担任副社长,曾组织了广厦学院社团西甑山爬坡、骑行东白山露营、环骑岱山岛等活动。2016年和2017年,他独自骑单车到过汉中、安康、广元、淮安,路线长达一万多公里。2016年,广厦学院成立创业园,安坤率先在创业园成立了户外工作室,专门承办班级的露营、徒步活动。如今,他已经成功带领了8次活动。

    骑友的心总是永不知足,向往着更辽阔的天地,安坤亦如此。

    大三实习后,安坤想在踏入社会前完成一次骑行挑战,与学生时代告别。他选择了成都为目的地。这个想法得到了工作室成员的大力支持,他们合伙筹了一辆山地车,并把此前在市青年创业大赛中赢得的二十强奖金都给了他,东阳清御红木府的老总得知此事后也给了赞助。

    7月26日,带着资金、装备和大家的祝福,安坤出发了。为了给自己更多挑战,他放弃了相对容易些的横向线路,而选择经福建、广东方向绕行。

    骑行中,安坤带了高压锅和小罐液化气自己做饭。骑到厦门上鼓浪屿坐船的时候,液化气罐被安检员没收,之后的三餐便非常不稳定,有时吃压缩饼干,有时吃一支葡萄糖,吃完了就地买干粮,有时几天骑不出一座大山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干粮见急了,一天只吃一顿维持必需的能量。

    骑行中,狂风暴雨几乎是家常便饭,没有地方躲雨的时候,只能继续往前,淋了雨常会感冒,就吃点随身带的药继续上路。整个骑行过程中安坤瘦了10斤,身上多处擦伤,肤色也加深了好几度。“看,黑白分明。”安坤笑着撸起衣袖,露出胳膊处一道清晰的肤色分界线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碰到蛇还是挺害怕的,后来看得多了,就见怪不怪了。”安坤说,他尽量避免露宿在野外,但还是会遇到很多意外。骑行到广西和云南交界处时,在临崖的险峻山路上,安坤隐约听到了沉闷的轰隆声,下意识地停下来查看,就在这几秒钟的功夫,山上一块巨石滚了下来,砸在他面前3米远处后滚下了悬崖,把他吓蒙了……

    尽管危险不断,安坤却始终没有放弃,因为旅途中他遇到了许多温暖的人。为了保证资金,安坤沿途买了很多景点明信片,到了下一地就贩卖,很多人知道他的故事后,都多给他钱,甚至有些人放了钱不要明信片就走。有位独脚的老大爷,自制了一辆小推车,从贵州山区来,想去看海。老人对安坤说:“我再不出去看看大海就可能真的没机会了。”老人还把干粮分给安坤,鼓励他骑到终点。

    10月5日,历时72天,从浙江台州到四川成都,横跨7省,花费一万多元,安坤历尽艰难,完成了8000公里的骑行挑战。“到达成都的时候,内心很平静,因为出发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到达。”安坤说。

    现在,安坤在我市一家运动策划公司任职,专职户外运动策划。这份工作让他认识了更多热爱骑行热爱户外运动的人。安坤说,未来,他想成立自己的公司,把骑行活动推广给更多的人。

http://dyrb.zjol.com.cn/html/2018-10/24/content_980154.htm
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26日